随后
2021-03-28 21:2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晓飞 洪雪) 今天上午,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肖绍祥因涉嫌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三项罪名在市二中院受审。

冒领拆迁补偿22万:2005年4、5月间,在动物园110千伏的输变电占用拆迁中,肖叫下属向拆迁公司索要职工宿舍厕所和小院的补偿款,最终获赔22万元。之后,肖将该笔钱存到下属的账号上,并将存折拿走。最终该存折在肖位于房山的小产权房内被查获

骗拆迁补偿200万:2007年底至2008年初的输变电拆迁中,动物园存放饲养草料的草库面临拆迁,肖向拆迁公司出示了一张委托书,将补偿款中的3项业务交由其实际控制的田龙飞宇经营部承担,肖因此拿到210万元拆迁款。后他将其中10万元用于给动物园买草料运输车

对于检方指控其将1005万元工程款存入个人实际控制的北京田龙飞宇雕刻艺术品经营部账户,予以侵吞,肖也予以否认。

本案中,在肖的小产权房里发现的财物共计1400万元,减去已认定的贪污受贿的数额及其工资等合法财产,仍有800余万元不能说明来源。

肖辩称,自己虽然拿走了1000余万,但动物园并没损失,“这些工程都按时保质保量地完工了”。

肖绍祥主管动物园基建工程多年,大小工程无数,施工单位也远远不止中标单位,而包括动物园基建科和财务科在内,都知道肖的猫腻,但没人对他的行为进行质疑。

借陶然亭公园改建索137万:在陶然亭公园玉虹桥改建项目中,肖以要求施工单位将多支付的工程款返还公园的方式,将137.3万元工程款存入他的田龙飞宇账户

“只是工作关系,为何他们会根据你的指示在银行开设账户?”对此,肖辩称是因他认识银行职员,顺便介绍了一下。

检察官称,“如果基建科和财务科能够提早对此事进行举报或者质疑,动物园不会有那么大的损失。”

肖被抓很有戏剧性。侦查机关根据举报线索,发现肖在本市房山区有一套小产权房,侦查人员到该处搜查发现,房内堆放着600余万元现金、两张存折以及若干字画、化石等。

在案发前,肖还有800余万元钱款无法说明具体合法来源。今天开庭,肖绍祥拒不认罪。据悉,该案预计将审理2天。

对于肖有8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指控,承办检察官解释称,“如果你不能说明,那这个财产就是非法财产,应该予以收缴,如果达到30万元以上,就构成犯罪。”

同年3月15日,肖绍祥因涉嫌贪污罪,经市检一分院决定被逮捕。此后该案由西城检察院侦查终结,最终由市检二分院起诉。

2011年12月间:在公园休息游廊工程中,将公园多支付给施工单位的282292.65元转入田龙飞宇经营部账户

他说自己虽然担任动物园的副园长,主管基建工作,但是所有的施工工程都通过了公开招标程序,然后中标单位再组织其他施工单位进行施工。

今天上午,被告人肖绍祥在市二中院受审 摄/法制晚报记者 曹博远

“由于肖绍祥经常擅自做主指定施工单位,施工单位诚信双龙公司为了感谢,另外是希望能在2008年奥运熊猫馆工程中承揽到工程,就在2008年春节时给了肖绍祥一个存折。”检察官介绍,存折是以行贿人的名字开户,密码标在里面。随后,尤建军在奥运熊猫馆施工过程中,果然承揽到了部分工程。

“田龙公司跟我没关系。”肖说,该经营部的法人是高某,自己跟高某只是工作关系。

上午开庭中,肖绍祥对指控全部予以否认。对于案件细节,如钱款如何支付等,他都说记不清了。

记者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发现,肖绍祥个人控制的北京田龙飞宇雕刻艺术品经营部目前仍呈现“开业”状态。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北京动物园走访发现,园里的熊山仍在高高的围挡内施工。对于前副园长肖绍祥因贪污等罪名受审,许多员工并未表现出惊讶。

9时30分,身穿褐色圆领衫的肖绍祥被带进法庭,与之前公开的资料图反差很大的是,肖的头发几乎全白。他一走进法庭,一片闪光灯同时亮起,肖显然没有心理准备,稍顿了一下,便低下头。

“你说跟田龙公司没关系,为何在你办公室里搜出了田龙的营业执照等?”“因为民生银行要核对钱款,我就向田龙公司要来资料帮忙核对。”肖绍祥回答问题的声音越来越大。此时公诉人提醒法庭注意,肖所说与其他证人证言不符。

虚开发票贪陶然亭公园13万:2009年11、12月间,肖利用任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的职务便利,以要买景观石的名义领了48万元的支票,实际花销了35万元后,他把剩下的13万据为己有

6项工程合同款3000余万元,2家中标单位按肖的要求返还了2100余万元,肖扣下1005万元后,将剩下的钱给了实际施工的单位。

“这两家公司均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得到工程。”检察官介绍,亁建公司中标后,动物园把钱打到该公司账上,公司再把发票经肖绍祥交到动物园财务处。

“其实大家早就想到,那么多施工队在干工程,中标的就那两家公司,这里肯定有猫腻。”一位在园里工作近30年的老员工指着熊山旁的北极熊馆,“这个就是肖绍祥主抓的工程”。

而据检方调查,6个工程本来的中标价和结算价就有700万元差价,加上肖拿走的1000余万元,动物园自己填补了1700余万元的窟窿。

因此,2013年3月3日其被北京市公安局刑拘时,涉嫌的罪名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对于工程质量,该员工称实际并未受影响,但他感慨:“现在的工程不如80、90年代的改建工程。”据其介绍,当时的熊山等材料都是真正的石头、山石等,如果发生地震,动物们会非常安全。而现在,熊山、狮虎山等均用钢筋混凝土等材料混合浇灌而成,根本不结实。

今年59岁的肖绍祥是北京人,大学文化,曾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还有一年就退休了的他,和很多贪官一样,倒在了退休前夕。

“中标单位总包后,再转给其他施工队施工是合法的,也是允许的。”肖称,1005万元工程款都打入了田龙公司,是因为高某也在动物园改造中干活了,自己没拿钱。

“是谁让动物园的工程款转入这个账户的?”公诉人又问,肖沉默了半天,不作回答。

因案件重大、复杂,该案被两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各半个月,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一次。

据市检二分院办案检察官介绍,2006到2008年动物园改建中,包括兽舍改造工程、大熊猫馆改建工程等,每个工程里均有许多小型工程。6大工程,中标的只有2家公司,分别是乾建公司中标5项和宜然园林公司中标1项。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haanxihr.org.cn金沙国际网站多少、澳门24小时娱乐网址、超凡娱乐下载地址、百家娱乐棋牌、菲律宾太阳平台开户网版权所有